Life 人生

成為湖泊

 

一位年老的印度大師身邊有一個總是抱怨的弟子。

有一天,他派這個弟子去買鹽。

弟子回來後,大師吩咐這個不快活的年輕人抓一把鹽放在一杯水中,然後喝了它。

味道如何?大師問。

苦。弟子呲牙咧嘴地吐了口吐沫。

大師又吩咐年輕人把剩下的鹽都放進附近的湖裡。

弟子於是把鹽倒進湖裡,老者說:再嘗嘗湖水。

年輕人捧了一口湖水嘗了嘗。大師問道:什麼味道?

很新鮮。弟子答道。

你嘗到鹹味了嗎?大師問。

沒有。年輕人答道。

這時大師對弟子說道:

生命中的痛苦就像是鹽水;不多,也不少。我們在生活中遇到的痛苦就這麼多。

但是,我們體驗到的痛苦卻取決於我們將它盛放在多大的容器中。

所以,當你處於痛苦時,你只要開闊你的胸懷……

不要做一隻杯子,而要做一個湖泊。

 

一鬆口就失去一生的幸福

 

這是發生在美國洛杉磯的一個真實的故事。

一天,兩位老人離開旅遊團,相攜著到山崖上看夕陽。

夕陽無限好。

橘紅的霞光燃燒了西天的雲絮,有如一場繽紛而下的太陽雨,

濺落在山石草木上,跳動著燦爛無比的光芒。

兩位老人站在崖邊,如醉如癡地欣賞著無比美景。

突然,她感到有一個東西往下墜落。

她下意識裡伸手一拽,拽住的正是她失足的丈夫。

她拽住他的衣領,拚命往上提拉,但無論怎麼努力,都無濟於事。

他懸在山崖上也不敢隨意動彈,否則兩人都會同時摔落谷底,粉身碎骨。

她拽著他實在有些支撐不住。

她的手麻木了,胳膊又腫又脹,彷彿隨時都會和身子斷裂。

她知道她瘦弱的胳膊根本經不住他太沉的身子。

她只能換用牙齒死死咬住他的衣領,堅持到最後一刻。

她企望有人猝然出現使他絕處逢生!

他懸空在山崖上,就等於把生命之符釘在鬼門關上。

在這日薄西山的傍晚,有誰還會來到山崖上,注意到他們這一幕呢?!

他說:『放下吧,親愛的……

她緊緊咬住牙關無法開口。

她只能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出聲。

一分鐘過去了。

兩分鐘過去了。

十分鐘過去了。

冥冥中,他感到有熱熱的粘粘的液體滴落在他的臉上。

他敏感意識到血是從她的嘴巴裡流出來的,似乎還帶著一種鹹鹹的腥腥的味道。

他又一次央求她道:

『親愛的,放下我吧!有你這片心意就足夠了,面對死亡,我不會埋怨你的……

一小時過去了。兩小時過去了。

他感到有大顆大顆熱熱的液體,吧嗒吧嗒滴落在他的臉上。

他知道她的七竅在出血了,他肝腸寸斷卻又無可奈何。

他知道她在用一顆堅毅的心,和死神相峙、對抗、爭奪。

他幡然感悟到生命的份量此時此刻顯得無比沉重,

死神正鷹鷲樣拍打著玄色的翅膀,向他長唳而來,俯衝,襲擊,

一不小心,生命就會被包埋在蠶繭裡終止了。

不知過了多長時間,旅遊團的人們舉著火炬找到山崖上才救下了他們。

她在洛杉磯的一家醫院住了好長時間。

那件事情發生後,她的整個牙齒都脫落了,人也從此再沒有站起來。

他每天用輪椅推著她,走在街上,去看夕陽。

他說:『當初你幹嗎拚命救下我這個糟老頭子呢,親愛的?你看你牙齒……

她喃喃道:『親愛的,我知道我當時一鬆口,那麼失去的就是一生的幸福……

他推著她向夕陽走去。

人們都看著他們融在夕陽裡成為美麗的一景。

 

 

一張半價火車票『人情淡薄』

 

在開往西安的火車上,一個很漂亮的列車乘務員,盯著一個民工摸樣的中年人,大聲說

查票 中年人渾身上下一陣翻找,終於找到了,卻捏在手裏。

列車員朝他怪怪地笑了笑,說:這是兒童票。

中年人憋紅了臉,囁嚅著說:兒童票不是跟殘疾人票價一樣嗎?

列車員打量了中年人一番,問道:你是殘疾人?

我是殘疾人!”“那你把殘疾證給我看看。中年人緊張起來,說:我沒有殘疾

證,買票的時候,售票員就向我要殘疾證,我沒辦法才買的兒童票。

列車員冷笑了一下:沒有殘疾證,怎麼能證明你是殘疾人啊?中年人沒有做聲,只

是輕輕地將鞋子脫下,又將褲腿挽了起來———他只有半個腳掌。

列車員斜眼看了看,說:我要看的是證件!是殘聯蓋的鋼印。中年人一副苦瓜

臉,解釋說:我沒有當地戶口,人家不給辦理殘疾證。而且我是在私人工地幹活,出

了事之後老闆就跑了,我也沒錢到醫院做評定……”

列車長聞訊趕來,詢問情況。 中年人再一次向列車長說明,自己是一個殘疾人,買了

一張和殘疾人票一樣價格的票…… 列車長也問:你的殘疾證呢?中年人說他沒有

殘疾證,接著就讓列車長看他的半個腳掌。 列車長連看都沒看,他不耐煩地說:

們只認證不認人!有殘疾證就是殘疾人,有殘疾證才能享受殘疾人票的待遇。你趕快補

票吧!中年人一下就蔫了。

他翻遍了全身的口袋和行李,只有幾塊錢,根本不夠補票的。他帶著哭腔對列車長說:

我的腳掌被機器軋掉一半之後,就再也打不了工了,沒有錢,連老家也回不去了,這

張半價票還是老鄉們湊錢給我買的呢。求您高抬貴手,放過我吧!列車長堅決地

說:那不行。那個女列車員趁機對列車長說:讓他去車頭鏟煤吧,算做義務勞

動。 列車長想了想說:好!

中年人對面的一個老先生看不慣了,他站起來盯著列車長的眼睛,說:你是不是男

人?列車長不解地說:這跟我是不是男人有什麼關係啊!” “你就告訴我,你是

不是男人!” “我當然是男人。”“你用什麼證明你是男人呢?把你的男人證拿出來

給大家看看! 周圍的人一下笑起來。 列車長愣了愣,說:我一個大男人在這

兒站著,難道還是假的不成?老者搖了搖頭說:我和你們一樣,只認證不認人,

有男人證就是男人,沒男人證就不是男人。列車長卡了殼,一時想不出什麼話來應

對。

那個女列車員站出來替列車長解圍,她對老者說:我不是男人,你有什麼話跟我說好

了。老者指著她的鼻子,說:你根本就不是人!列車員一下暴跳如雷,尖聲叫

道:你嘴巴乾淨點!你說,我不是人是什麼?! 老者一臉平靜,狡黠地笑了

笑,說:你是人?那好,把你的人證拿出來看看……” 四周的人再一次哄笑起來。

只有一個人沒笑,他是那個只有半個腳掌的中年人,他定定地望著眼前的這一切,不知

何時,眼裏噙滿了淚水,不知道是委屈,是感激,還是仇恨。

 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